警惕“刷”出来的ESI排名

  • 时间:
  • 浏览:0

调查问题图片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排名皆可“刷”,学科排名就是例外。近日,有媒体报道,不少高校为提升学科ESI排名,制定多种排名提升策略,使出各种手段,以期收获一份光鲜亮丽的学科成绩单。

  “对任何四种 排行榜都该有平常心,千万何必 被所谓ESI前1%、1‰所绑架。”上海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徐飞感慨,“动几个小脑筋,指标是上去了,可真正的水平和能力是是不是相应地提升了?”

  机关算尽,找到提升排名捷径

  基本科学指标(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ESI)如今属于科睿唯安公司,它对10年来论文发表的篇数、总被引次数、平均被引次数等指标按照2有有有一个学科领域进行排序,是当前世界范围内用以评价高校、学术机构、国家/地区国际学术水平及影响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它在学界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和权威性。在国内的各种评价中,也常能见到ESI的身影。我国“双一流”建设启动以来,ESI也成为有有有一个重要的第三方参考指标。

  有望进入ESI排名前1%的学科被称为潜势学科。怎么可不可以加把劲,将潜势学科推上去?诸多高校组建专业团队,找出提升ESI排名的路径。

  另一人及总结过3条策略。其一,是周边学科进行“战略支援”,鼓励学校与潜势学科相关学科的科研人员发论文时也尽量选择被归类为潜势学科的ESI期刊进行投稿;其二,是带任务出访,优先考虑潜势学科人员出访海外,要求出访者最少完成一定数量的ESI论文;其三,是多和高质量研究机构企业公司合作 ,ESI统计忽略作者排名,企业企业公司合作 与第一作者具有同等ESI贡献度,和ESI排名靠前的机构企业公司合作 ,最少抱上“大腿”。

  ESI排名不分“自引”和“他引”,这也给了另一人及钻空子的空间。时会批量引用和待发表文献没法直接关系的作者被委托人的论文,时会引用同一所学校、学院或同有有有一个课题组的与待发表文献并无关系的论文。《中南大人学报(英文版)》副编审邓履翔等人在一篇文章中直言,这是四种 “欺诈引用”。

  多点求真务实,少点皮层功夫

  “为了建成一流学科,什么都有有有学科就盯着评价指标体系,缺几个建设几个。”南昌师范学院副校长刘小强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学科建设目前位于有有有一个误区——不顾成本的低速度学科生产和目光短浅的学科生产。“为了产品而产品,盯着产品做产品,机会忽视了学科生产能力的提升。”

  徐飞指出,更应把榜单看成“体检单”,都看差距和过高 ,明晰改进和努力的方向。现在流行的任何四种 榜单,都没法做到尽善尽美。ESI时会过高 。它将学科分为2有有有一个,大文科的能也能了经济与商业和社会科学总论两类,与中国的分类体系有很大差别,也没法带有许多战略性新兴学科和前沿学科。

  ESI能也能作为参考,但不需要看得太重。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林成华认为,ESI看重的是科研业绩,它能也能了衡量学科建设中的有有有一个侧面。学科建设还包括学科文化建设、学科人才培养等长期性、基础性内容,一味强调学术产出,对学科发展的生态反就是四种 破坏。“营造风清气正的学术环境,对学科长期发展同样非常重要。急功近利,从长远来看,时会好事。”他表示,对什儿 ESI热,也得泼泼冷水,适当降温。

  是的,要少些浮躁。徐飞说,科研是件严肃的事,要踏踏实实去做,把心思花在投机取巧上是本末倒置。“应有‘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定力,多做求真务实的事,少做满足虚荣心或哄被委托人开心的事。”徐飞表示,“学者、学校和校长们时会淡定从容些。”

  不过,社会环境常常让校长们没法淡定。主管部门看重排名,校友和学生家长盯着排名,高校不得不参与几个排名的游戏。“无论怎么可不可以,高校还是要回到立德树人什儿 根本使命上来。”徐飞表示,高校要回归育人本位、学术本位。学者要有高远的学术追求、学术情怀和学术精神,多做原创性研究,多做聚焦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的应用性基础研究,何必 盲目追逐热点和“高被引”,更何必 被排行榜和指标所囿。在人文社科方面,也要兼收并蓄,构建具有原创性的新理论和新思想,提出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意义的新土土办法和新范式。“中国学者要有被委托人的学术自信。”

  “大学校园和科研院所理应是个安静的地方。”徐飞强调,“不畏浮云遮望眼,对功名利禄的东西看得淡许多,对指标等许多皮层的东西看得轻许多。”(张盖伦)

[ 责编:张佳兴 ]

阅读剩余全文(